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李家姑娘
李家姑娘
同在屋檐下,难免磕磕碰碰,单位和居民相处同样少不了发生磨擦和矛盾,关键看你当领导的怎么处理。T店二楼办公室与居民李家为邻,同用一个通道一个楼梯,几任领导都与李家发生过争吵。上任不久,单位职工因搬东西声音比较响,与李家夫妇发生了争执。我闻讯赶来劝架。

  李家大哥在单位里是入党积极分子,因为争吵激烈,里委、派出所乃至他所在的单位都来调解过,后来单位不景气,他第一批下了岗,入党也就“黄”了,李家嫂子体弱多病长期在家养病,退休工资又小。尤其三年前,李家独生女儿考大学时,正逢单位装修,敲打声,机器声干扰了李姑娘的温课。李家夫妇找那时的经理请求晚上不要施工,经理因与之不和,依然我行我素。结果李姑娘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,也由此产生对声音的恐惧症,大一点的声音就会感到紧张。故而李家与单位结怨很深,你说麻烦不麻烦。

  可能我是新来了,在我劝慰下,李家夫妇不再言语什么。这时李姑娘却哭闹着冲出家门,被我一把拉住。当我们四目相对时,我发觉李姑娘并不象有人说的是有“神精病”,而是楚楚动人,一朵带雨的梨花。李姑娘红着脸推开我的手,默默地退了回去。事后我写了几张“上下楼梯请放轻脚步”纸条,贴在墙上,要求单位干部职工引起注意,一段时间下来倒和李家倒也相安无事。

  平时喜欢写散文,国庆夜晚值班时我就在单位办公室的电脑上写文章,突然急匆匆李姑娘冲了进来,随后李家大哥也跑来了。原来李姑娘毕业后,因学的专业冷僻,一时找不到接受单位,由于忧郁为小事与父亲发生口角。我挡在他们父女之间,在劝架中挨了李家大哥一个巴掌,也正是这个巴掌,才平熄了父女俩的争吵。李家嫂子把丈夫拉走后,李姑娘看着我脸上的红印,轻声说:“真对不起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我真诚地说:“市场竞争激烈,找工作是有一定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家人的互相安慰是十分重要的。心平自然静,你要调节好心理,我想你一定会找到工作的。”李姑娘感激地点点头。她发现电脑上我的笔名,高兴地说:“原来你就是林林,我在报刊上看过你不少文章。我也喜欢写文章,就是写不好。”那天我们从文学构思谈到文学创作,从现代作家谈到古代文人,好晚了李姑娘还是依依不舍。这时我才发现她穿了件白底红花的旗袍,她扬起的玉臂碰在我身上,使我的心头阵阵不安。我忍不住拉住她的手,是那么柔软滑腻,同时还感受到她的体温和体香。看着她秀发下的脖颈是那么嫩白。

  我架起她的胳膊,使劲一捅,阴茎一下子全根而入,我发出了一声呻吟,她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,就这样,我们静止了许久,她只是温柔地亲着我的脸,我只是静静地插在她里面,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、蠕动与润滑。我抬起头,深情地凝视着她:“今天我真像在梦里一样。”

  我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,她的呻吟也越来越重,声音越来越大。突然,我感到她的小穴一阵紧缩,两只手也使劲攀住我的肩,两条腿紧紧夹住我,身体却几乎凝固了,我的一股热精终于喷薄而出。许久,我们才从迷幻的陶醉中醒过来,我忘情地亲吻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。我希望得到她的温柔的声音,美丽的样子,晶莹的大腿、柔软的腰肢、丰满的乳房、美好的花蕊、娇羞的喘息、动听的呻吟。

  我们又吻一起。我的手伸向她的胸部,我已经等不及了,将她扑倒在沙发上,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她抬起两条腿盘在我的腰上。黑色的沙发与白皙的大腿形成强烈的反差,令我无比冲动,阴茎昂然挺立。我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架在我的肩上,更深入地插入了她。她主动起来,我只觉得她的阴户内部开始吞吐、吸嘬,把我的阴茎紧紧箍住,她纤细的腰开始扭动,浑圆的屁股在我的身底一下一下地挺动,乳房也塞满在我嘴里。我索性翻身让她骑在我身上,她低下头,将滑出来的阴茎又塞进她的花蕊,然后开始疯狂地耸动。我看她的肌肤变得潮红,看她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,看她被汗水弄湿的秀发有一缕耷在额前,看她的乳头变得坚挺,看她美妙的阴户在我的抽动下一张一合,我趴在她柔若无骨的身上把一切都交给了她。

  这以后,李家夫妇见到我总会先打招呼,还十分友好,看来邻里间的麻烦给我解决了。过元旦又是我值班,李家第一次买了鞭炮,李姑娘拉着我去放,原来她被一家公司录用了,虽然工资不太高,但她在单位有发展余地,因此她和全家有笑容。在一阵“劈劈啪啪”中,我的脸上也留下了一对红印。旧的麻烦没有了,可新的麻烦却来了,我又该如何处理呢?

 【完】